首頁 >> 鑒藏知識
PS 鑒藏知識

吳昌碩創作《牡丹雙嬌圖》始末

來源: 2019年04月12日

吳昌碩創作《牡丹雙嬌圖》始末

來源:收藏快報

上海蔡國聲

該圖(見圖)紙本設色豔麗,牡丹1高1低兩枝高者略大,牡丹盛開,還有幾枚花蕾含苞待放,隨風搖擺生姿。左上角題“雙嬌”2字,向左另外一行以行楷書再題“兆銘仁兄屬畫,乙卯夏安吉吳昌碩時客海上禪甓軒”。接著蓋的是1顆鮮紅的白文印章“吳俊卿印”,鑒賞此畫最重要是要弄清兩個問題。

1、吳昌碩雙嬌圖的真假;2、兆銘仁兄是誰?為何題雙嬌,而不題國色天香富貴圖之類?

首先是吳昌碩字畫的特點。

吳昌碩早年即以書法知名於世,勤學苦練孳孳不倦,同時廣讀史書,在詩詞方麵也有很高的成就。他的書法以篆書為主,早年遍臨各類碑帖,鍾鼎、權量、磚瓦、錢幣、印章等文字,又吸取了先輩名家莫友芝、鄧石如、吳讓之、楊衍生的特點和精華,故書有金石氣。他在40歲後書法以臨石鼓文為主,自稱“予學篆好臨石鼓,數10載從事於此”。至60歲前後所作篆書日趨老辣狂肆,體勢流暢,章法參過失落,到達和諧自若、任意揮灑之境地。隨著石鼓文的不斷研習和書法的日趨完善,吳昌碩開始將以篆為主、行草為輔的筆法應用於繪畫創作中,其繪畫風格趨於成熟,顯現出鮮明的個人風格。

吳昌碩篆刻古拙樸茂,厚重細致,看上去似為“亂頭粗服”,實則“細致入微”,他的印皆出己手。從秦漢古官印入手打下了紮實基礎,又吸收了明清諸家之長。他所用的刻刀為圓杆鈍刀,所刻的印麵切、衝、削、敲並用,蒼勁古樸,前無古人。在刻印前他對印稿的審視10分認真,有的要數易其稿,非到滿意無可挑剔才刻石,刀刃入石如大刀闊斧,1氣嗬成,如入無人之境。並少加修飾,在清末民國初的印台上可謂1流,無人能與之比肩。如印章“吳俊卿印”白文,是昌碩先生在70歲前後作品中的自用印,亦是他自己的滿意佳作,印章風格自漢官印中來,而又有他自己大篆的氣韻,1任自然。

其蓋章用的印泥也是10分講求,除醒目的鮮紅欲滴的色澤外,仿佛還有厚重的立體感,由於吳昌碩久居上海,他和寓居上海的西泠印社開創人之1的吳隱(字石潛,號石泉友善)多有來往。吳隱與其夫人織雲都善於製作印泥,昌碩先生10分欣賞吳隱夫婦製作的印泥,鼓勵他們創辦了1個企業,昌碩先生親身指點改進配方,選定色澤,終究生產出第1個上海西泠印社的“美麗朱砂印泥”。初又名石潛印泥,其質地細膩濃厚,色澤冷靜明顯,時間愈久光澤愈鮮。冬不凝凍,夏不滲油,鈐印在紙上富有立體感。該雙嬌圖上的“吳俊卿印”鈐用的就是美麗朱砂印泥。吳隱之子吳振平和兒媳丁卓英繼承其父母的衣缽技藝和配方進行改進和提高。我慶幸在上世紀60年代初分配到古玩市場工作,上海西泠印社又稱石潛印泥社就在廣東路河南路口,工作上的關係有時我會到印社走走,當時丁卓英還在,但已經是暮年的老太太了,她常邊抽艾絨(艾草的纖維,製印泥的材料)邊和我閑談有關印泥的製作質量、有關曆史故事等。上述情況正是我的親曆,這也可進1步證實該畫上的印泥、印章和畫的真實與可靠。至於書法篆刻方麵的深厚根基,吳昌碩在繪畫上可以說是後發製人、1鳴驚人。其繪畫題材多以花卉、蔬果為題,又愛畫梅、蘭、竹、菊、牡丹、荷花、蔬果、雜卉等,其大寫意承青藤、白陽、8大、趙子謙等,並憑仗本身書法功力、自成1格。以書作畫、強調“氣勢”是吳昌碩繪畫的重要特點。他主張“自從書法演畫法”,自稱“平生得力的地方,在於能以書法作畫”“苦鐵畫氣不畫形”。因此,其作品之精神主要體現在筆墨與章法的構成和藹勢上。

該雙嬌牡丹圖線條堅實挺立,用筆極具金石味,而且篆筆當中帶有草書意境,氣勢磅礴。畫風更加成熟,用筆為所欲為,用墨幹濕濃淡任之,有的用枯筆橫掃縱塗,再用“髒色”複加,顯得10分蒼辣;有時濃淡互滲,皆能渾然1體,神化天跡,如飛如動,天機開闔,精神煥發,氣振有餘。

昌碩先生的繪畫在70歲後變得更加圓渾深沉,常以複色或墨色交加齊下,風格趨於厚重,線條幹枯倉濁,用筆似猛烈而實冷靜,變化多端。該牡丹雙嬌圖畫於乙卯(1915年),昌碩先生71歲,正是他人書俱老、精力充分、詩字畫印創作的全盛時期,弟子眾多,求學索畫、求書的人摩肩相繼,在其影響下除國內外還遍及日本、韓國及東南亞。從該畫的章法、筆法、用色、題名書法、印章、印泥和紙張來看當是昌碩先生的真品無疑。其次,昌碩先生在該畫上的上款——兆銘仁兄屬畫,從字麵上分析應當是昌碩先生自覺地把畫送給兆銘仁兄的。昌碩先生此時已經是名揚4海的1代字畫泰鬥,能讓他自覺贈畫的人1定不多,而且對方一定是1個不同凡響的人。要說明的是清朝民國初被稱之仁兄的不1定比自己歲數大,仁兄是當時的文人對對方的1種尊稱。聽到兆銘仁兄,我第1個想到的就是汪兆銘。

汪兆銘(1883—1944),字季新,筆名精衛,因此曆史上多以“汪精衛”稱呼。曾謀刺清攝政王載灃未遂,袁世凱統治時期到法國留學。回國後於1919年在孫中山領導下,駐上海創辦《建設》雜誌。1921年孫文在廣州就任大總統,汪精衛任廣東省教育會長、廣東政府顧問,次年任總參議。其夫人為陳璧君。汪兆銘後來淪為漢奸,但初期他畢竟是1個才華橫溢的革命青年,辛亥革命的先驅。在這裏私人电影院還必須提1下汪兆銘的夫人陳璧君。

陳璧君(1891—1959)是汪精衛之妻,字冰如,民國政客,原籍廣東省新會。1891年11月5日,陳璧君誕生於馬來西亞檳榔嶼喬治市的陳姓華商家。其父陳耕基,原籍廣東新會,與梁啟超同鄉;其母衛月朗,原籍廣東番禺。年輕時,陳耕基攜妻闖蕩南洋,成為當地富有的橡膠商和體麵的名流。陳璧君生長在優越的家庭環境裏,接受的中英文教育都很完備,但是她沒有任何的文藝愛好。“絕對清潔,但不齊整。愛好天然,不事裝潢,除去爽身粉外,1生未塗過脂粉。不會唱歌,不會舞蹈,好聽優美的音樂,但是不懂。好看新、舊、中、外的畫,但自己1條直線都畫不出來”,這就是陳璧君的自我描寫。

陳璧君15歲時在當地華僑小學畢業,隨落後入當地的璧如女校讀書。陳璧君家中巨富,從小對政治10分關心,還在華僑小學讀書時,就喜歡瀏覽進步書刊,遭到了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

陳璧君進入璧如女校的這1年,孫中山由日本到馬來西亞檳城,在檳城建立了同盟會分會。陳璧君積極參加同盟會的活動,表現出很高的愛國熱忱。

在馬來西亞的檳城,陳璧君見到了汪精衛。汪精衛身材高大,濃黑的眉毛下,狹長的大眼睛透出青色的異光,那身得體的白色西服,鮮紅的領帶,更映襯出非凡的氣質。陳璧君愛上了這位慕名已久的才子。沒過量久,她鼓起勇氣,給汪精衛寫了1封求愛信。聽說汪精衛受孫中山之命去了日本,陳璧君也以留學為名,1路追到日本。來到日本後,得知同盟會正為活動經費憂愁,陳璧君慷慨解囊,把家裏給她的錢,全部拿出來捐給了同盟會。當時,汪精衛正在組織暗殺團,準備行刺清政要員。陳璧君聽說後,堅決要求參加。開始,汪精衛不同意,看到陳璧君態度堅決,才委曲答應吸收她。

1909年冬,汪精衛與黃複生、羅世勳等暗殺團的其他成員,秘密潛回北京。他們以開照相館為掩護,尋覓行刺機會。可是,由於保密工作沒做好,汪精衛、陳璧君等人這次在北京的活動以失敗告終。他們的行跡被清政府發現。黃複生在照相館被捕,汪精衛則在他的住地東北園被清兵抓走。汪精衛被捕後,關在北京北郊的監獄裏。其在獄中寫有詩1首:“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1塊,不負少年頭。”但因晚節不保,已無人記誦。陳璧君憂心如焚,4處奔走,想法救援。陳璧君在如此境遇下仍對自己1往情深,使得汪非常感動。看完陳璧君寫給他的來信後,汪精衛激動的心情難以平靜,他咬破手指,在信紙背麵寫道:“信到平安”。接著又填了1闋《金縷曲》贈陳璧君:“別後平安否?便相逢,淒涼萬事,不堪回首。國破家亡無窮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離愁萬鬥。眼底心頭如昨日,訴心期夜夜常攜手。1腔血,為君剖。淚痕料漬雲箋透,倚寒衾循環細續,殘燈如豆。留此餘生成底事,空令故人潺愁。愧戴卻頭顱如舊。跋涉關河知不容易,願孤魂繚護車前後。腸已斷,歌難又。”顧、吳是雲天高義,汪、陳是江海深情,都有使人心折處。在這闕詞後,汪精衛還另書5字——“勿留京賈禍”,表達了他的殷殷關愛。

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爆發。清政府被迫宣布開放黨禁,汪精衛被釋放出獄。聽說心上人已釋放出獄,陳璧君欣喜萬分。當得知汪精衛出獄後已從北京經過武漢到了上海,她即趕往上海與汪精衛相會。經過這1番生死之戀,兩人的感情有了進1步發展。1912年初,汪陳2人在上海舉行了婚禮。

汪陳2人如此精彩的愛情故事,華麗的文彩,革命的思想理念,在當時社會傳為佳話,街頭巷尾,人人稱讚,難怪在1915年已經是710多歲的字畫界泰鬥,能為32歲汪兆銘和24歲陳璧君畫這幅牡丹雙嬌圖,以歌頌他倆的忠貞情懷,周邊眾多花蕾也是祝願他倆幸福美滿、子孫滿堂。

網站導航